国内新闻
 
 
 
【聚焦两会】两会代表委员热议全面深化交通运输改革 [已浏览7320次]
  今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年初交通运输部制定了《关于全面深化交通运输改革的意见》(简称《意见》),吹响了改革攻坚的号角。两会期间代表委员献计献策,探讨如何统筹兼顾,真抓实干,在牵动全局的改革上取得新突破,增强发展新动能。

  嘉宾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交通运输厅厅长 李正印

  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省交通运输厅厅长 张兆民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厅长 彭琳

  全国人大代表、长江航务管理局局长 唐冠军

  全国人大代表、日照港集团董事长 杜传志

  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厅长 游庆仲

  全国政协委员、部水运科学研究院原副总工程师 苏国萃

  全国政协委员、河北远洋运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高彦明

  全国政协委员、海南省公路勘察设计院院长、四川省巴中市副市长(挂职) 施耀忠

  直面硬骨头 释放生产力

  《意见》部署了深化改革9大方面的36项重点任务,是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交通运输发展进入新阶段下,全面深化交通运输改革的顶层设计、行动纲领和路线蓝图。蓝图如何变成现实?代表委员认为,实施过程中难啃的硬骨头,考验着交通人的决心、信心、能力与智慧。

  张兆民代表:在深化改革过程中,我们遇上了一些困难。一是一些问题在地方层面无法解决,如交通运输综合执法改革中综合执法机构的性质问题等。二是现行的立法滞后,有些深化改革的措施与现行法律法规规定相冲突,亟待加快立法步伐。三是现行市场分割现象普遍,调整利益格局困难重重,如出租汽车行业利益格局固化的问题,长期以来难以得到有效解决。

  游庆仲委员:深化交通运输改革,关键是推进大部门制改革。如今,在省、市、县各级层面上交通运输的职能还很分散,在推进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构建进程中,部门之间牵制、障碍仍然很大,必须深化改革,厘清职能,减少交叉。另外,由于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交通运输事权和支出责任不清晰,加上省级交通运输建设事权重心过多下移,“高杠杆”作用,造成县、市政府“重政绩、重基础设施建设,轻运、轻养、轻服务”的局面难以改变。从这个角度讲,交通运输事权和支出责任的体制改革非常迫切。

  李正印代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运营体制改革需要加快推进。山西省政府已经通过《山西省交通企业及高速公路资产债务重组改革方案》,同时将推进高速公路建设及运营管理体制改革,着力解决高速公路建设运营管理中的突出问题,促进交通运输科学发展。此外,高速公路、干线公路、农村公路管理部门和运管部门各有执法队伍,需要进行整合,将其统一起来。

  苏国萃委员:《意见》中提到,深化航道管理体制改革,理顺通航建筑物管理体制。我认为难点在于触及利益。西江流域碍航问题非常严重,根本原因是水电、水利、航运三方的利益矛盾。目前,水电站和闸坝大都由企业运营,他们获得了一些利益,但是对配套通航设施却不肯投资建设。解决这个问题,必须依据《航道法》理顺通航建筑物管理体制,尽快建立层级足够高的管理部门,建立健全有效的通航设施管理体制,本着向管理要效率的原则,统筹协调各方利益。

  唐冠军代表:《意见》提出加快推进长江航道管理体制改革,促进事企分开。长江干线航道管理体制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多头管理尤为突出,带来了标准不同、力量分散等问题。改革说到底是要激活动力、释放生产力。长航局不会回避体制改革这个问题,将本着科学、求实的态度,按照交通运输部的部署做好理顺体制、深化改革的各项工作。

  简政放权做到位 企业发展增动力

  围绕“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的核心问题,《意见》提出了完善交通运输现代市场体系和转变政府职能的改革举措。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要加大简政放权、放管结合改革力度。代表委员们认为,对应当放给市场和社会的权力,要彻底放、不截留,用政府权力的“减法”,换取市场活力的“乘法”。

  张兆民代表:交通运输部门在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时,应该从三个方面着手:一是大力简政放权,精减行政审批事项,落实“宽进、严管、重罚”,探索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二是探索建立“负面清单”制度,对公民来说,“法无禁止皆可为”,除清单上的项目外,不得设立准入门槛。三是发挥好政府的兜底作用,完善公共服务体系,保障人民群众的安全、快捷、方便出行。

  李正印代表:今后,政府部门还需要进一步简政放权,使交通运输的活力焕发出来。一个是放开,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一个是下放,充分发挥市县政府和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的重要作用。

  游庆仲委员:推进交通运输业加快转型发展是江苏全面深化改革的落脚点。交通运输既是公共服务行业,也是经济运行的支柱产业,如果交通运输系统运行效率不高,企业规模化、集约化程度低,就无法有效降低物流成本,无法为经济转型提供有力支撑。下一阶段,要坚持市场化主导的方向,要强化政府政策引导,进一步把政府行政审批改革的红利释放出来,激发交通运输转型发展的活力,同时要重视培育一批能够发挥“龙头”作用的交通物流企业。

  高彦明委员:现在,一些政府部门的“老爷”思想太严重,要想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就必须把“老爷”思维转变为服务思维。政府部门必须受到制度刚性约束,加大简政放权力度,减少对市场的不必要管制,将有关政策落到实处。例如,在我国注册一个船舶代理公司,需要很多审批,而国外一天就能注册好;一个中国籍船舶换一个船旗,没有一两个月无法完成,船在这一段时间无法营运,给企业造成严重损失,而国外一周左右就能完成。

  唐冠军代表:长航局将强化政府服务职能,由管理型向服务型转变,减少行政审批,规范行政事业性收费,支持港航企业发展,该管的一定要管好,该交给市场的一定要交给市场。

  政府不唱独角戏 民间资本有活力

  交通运输投融资体制改革是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代表委员们认为,政府不唱独角戏,要多管齐下,激发民间投资活力,引导社会资本投向交通运输领域。

  彭琳代表:交通运输建设最重要的条件就是钱,这么大的投资,钱从哪儿来?首先要进一步发挥政府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加大政府投资。但政府的财政投资是非常有限的,必须充分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四川开放了设计市场、投资市场、建设市场,使得交通运输有了很大发展。所以我觉得体制机制的创新是推进交通运输投融资体制改革的重要突破口。

  李正印代表:现在传统的融资方式已经不适应交通运输建设需求,需要积极发展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PPP模式。那么,在交通运输领域PPP模式到底可以有哪几个具体模式?希望能够出一个文件,做到既规范又实用,而且简单易行。

  施耀忠委员:对地方投融资平台的清理,给交通运输建设投融资带来很大困难。应通过一些项目的示范,促进投融资体制机制创新,从而带动交通运输发展。

  杜传志代表:日照港集团在推进资本运作、合资合作,特别是在探索实行混合所有制方面做了有益尝试。一是推动港口上市。2006年首发上市并在上市后8年9次融资累计85.8亿元。二是广泛开展合资合作。吸引了70余家国内外大中型企业参与港口建设经营。下一步,日照港集团将推进港口生产业务板块整体上市,把股权结构多元化与企业整体上市结合起来,提高国有资产资本化、证券化水平。

(转载自:中国公路网)

发布日期:2015-3-11
 
 
 
 
   
   
   
 
 
 
版权所有:苏州市绕城高速公路有限公司   联系地址:苏州市越溪·绕城高速公路石湖管理中心 E-mail:szrc1234@163.com
热线联系 咨询投诉电话 0512-67600770 求助电话 0512-69116